Blog

3/17/18 迦南教會活石團契分享-做一個有智慧的健康人

小周我很高興可以到我之前聚會一段時間的迦南台灣基督教會分享我在學習中國傳統醫學以及幫助病人面對各樣的疑難雜症的中所領悟或習得的養生智慧.  也感謝劉定民老師幫助我矯稿, 使得內容更加完善. 還要感謝三十位到場的弟兄姊妹們的捧場支持, 還有我的朋友Shawn 雷師傅現場教導經典養生體操八段錦.   衷心希望所有人都在這次講座中有所得著.   由於目前當時的視頻還沒有編輯, 這裡先把PPT給需要的朋友們.  願大家都做一個有智慧的健康人! PPT下載網址

從乾針與針灸談中西醫治療痛症的區別

     很多朋友和病人都問過周某乾針和針灸有甚麼不同.  在中醫學校學習的時候, 乾針被同學老師們評價為次等又不完全的針灸.   大家都在傳說西醫用乾針如何把人刺到氣胸阿, 又或者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根本實際的效果等等.  其實真心是我們花了好幾年學習中醫針灸, 而西醫只要花三十幾個小時學他們的乾針, 如果真的有效的話,我們不就白學了?  中醫遲早要滅亡了!!  當然, 周某一直或多或少也保持類似的心態.  可是內心深處卻隱隱的覺得不太對勁‘西醫醫師整天在誇耀他們的解剖學無人能比..怎麼可能會犯那些連新手中醫都不太會犯的錯誤呢? ‘    畢業後開始行醫了一段時間, 看解濤老師治療網球肘, 腰痛, 高爾夫球肘, 腕管綜合症,  坐骨神經痛等等痛症針個三四次就有很大的進步甚至痊癒, 而用的穴位也是千奇百怪, 雖然在附近卻不一定在正規穴位處, 問的時候老師都是說”這主要是肌肉阿.” 然後就沒做更多解釋, 我也是以阿是穴來理解, 可是越來越多我發現他所刺的不是痛點, 而且有一定的規律性.  我整理起來自己開始用, 還真的效果超群, 比如說上次我去朋友的診所幫忙看診, 痛症病人治療有效率高達80%(當然我有稍微結合劉定民或者方本正老師的針法),掌握到這地步老師終於告訴我, 我在用的不是別的就是西醫的乾針!!!!       我雖然透過老師學還不算多, 可是在我所知道的一點乾針用法是刺激有問題的肌肉或筋膜的應激點讓大腦產生類麻非激素 (注意!  不是麻非)讓局部的肌肉放鬆而獲得顯著而且快速的治療效果, 如果搭配中醫的肌肉放鬆刺法療效真的是十分的驚人.  而西醫因為解剖底子好只要花三十幾個小時就學會這個技術.   其實我們在吹說很多軍隊裡或者運動員都用中醫治療…很可惜, 就我所知很大部分這裡所謂的中醫其實是西醫用乾針做治療, 而不是我們這些受過中醫訓練出來的醫師們.       可是我們中醫有經絡理論, 他們沒有, 他們不如我們.  這是我內心深處自我安慰時所說的話, 但是轉念一想如果我是腰背痠痛多年的病人哪裡會管是經絡還是肌肉?  他們求的不外是針到痛除罷了,  而乾針在此的效果不輸…甚至超越了傳統中醫, 現代的中醫開始發明些原始點療法也是用類似的機能.       那中醫完了!  … Continue reading 從乾針與針灸談中西醫治療痛症的區別

10/28/2017 基督之家第五家義診熱鬧結束

芥菜籽被邀請參與在十月底愛加倍醫療中心位於基督之家第五家的義診活動。  當天早上霧濛濛的氣溫比想像中低,麥可我還有點擔心病人們會因為天氣冷又在早上而想在家裡補眠的, 還沒開始就已經有了今天參與人數可能不多的心理準備。。。 不過出乎意料之外的,雖然說這是小型義診可是在時間還沒到的時候就已經有朋友們在排隊等著看診。 本次義診請到了世界著名的方本正教授,就是傳授方式微針給麥可的恩師,以及同屬的師兄弟姊妹,還有在五系中醫藥大學的學弟妹們的協助。 雖然不算是人滿為患,可是短短三個小時的時間也有幸幫助了超過三十位病人,如果加上只有把脈諮詢的人數更是數不清。 算是相當有意義的ㄧ次體驗。 盼望朋友們藉由這次義診可以接觸不同專精的有實力的醫師們,也對中醫本身有更身的信賴與重視,更重要的是對自己的健康可以有更多的重視。 感謝朋友們的參與,請以後多多支持芥菜籽和方式微針基金會的義診活動。   ​                                                                                                   … Continue reading 10/28/2017 基督之家第五家義診熱鬧結束

感謝上醫堂主辦, 芥菜籽發起的漢方腹診學習會在10/25/17圓滿結束!

大家猜猜看, 日本開經典中醫藥方開最多的是誰?  中醫師? No!  針灸醫師?  No! 妳們問: "周醫師阿...連中醫都不開中藥了那不就沒希望了嗎?" 別擔心, 日本開經典中醫藥方(簡稱經方)的居然是普通中醫的"天敵?"西醫, 沒錯, 這裡妳沒看錯我也沒打錯, 就是西醫的醫生們在日本最熱衷開經方. 妳們又問 "那他們怎麼知道要怎麼開方的?" 這裡我們就要佩服日本人了, 可能是他們民族性裡普遍尊重古典, 並且虛心的學習外來的文化.  很多我們中醫的正宗知識在台灣, 大陸中醫師們辯論如何中西醫結合的時候被日本人傳承了下來.  比如說腹診, 日本人從傷寒論金匱要略等等中醫的經典中歸納出了一套在臨床上很有實用價值的診斷方式, 幫助對中醫沒有太多概念的日本西醫們開經方.  (不過這裡也不能責怪台灣,大陸的醫學界, 因為現今的年代民眾們普遍信仰西醫, 我們中醫師們要在這種環境中掙扎求生存也不容易的.) 有一位受人敬重的中醫師和我在內的幾位同道們分享: "日本西醫用中藥是因為他們在危急的時候還是有西醫的ㄧ套和西藥可以用阿."  言下之意就是他們不過把經方當作有點用的西藥替代品.  對這個說法我不想評論.   可是我想以另一個角度來看的話, 那些醫師們也是看見了西藥的副作用和極限, 並且在臨床上使用並且承認經方對特定症狀/疾病有西藥不能達到的效果, 他們願意放下中西醫的隔閡而為了病人採取最好的治療手段, 我個人對這個想法是十分的尊敬的.  另外不論是黃煌大師, 我的老師解濤, 都曾經使用經方幫助過很多種症患者, 老師更是說過重病用經方.  我個人認為經方的實用性是不容懷疑的.  並不是經方不好, 而是我們不會用, 腹診更是經典中使用經方的ㄧ個很重要的手段, 現在被日本人學去了, 是我們要虛心跟他們學習回來的時候了. 十分感謝各位醫師們的參與!  希望大家在中醫水平上會有更高的提生幫助彼此的患者.     ​         … Continue reading 感謝上醫堂主辦, 芥菜籽發起的漢方腹診學習會在10/25/17圓滿結束!